Advertisements


生命的價值,不是價格能夠相比的。那生命的意義,也必須要實踐出來,才能找到屬於你的生命價值。

萬華街頭只剩救護車聲音,一場重病,突然降臨這個全台最多低收入戶的行政區。比起疫情,最先擊垮人的是「飢餓」。

當多數人還不知所措時,有人早已著手為弱勢者送出「元氣彈」。萬華,臺北建城之始,萬年風華之地。

這個臺北最老城區在2021年,變成全台新冠病毒重創最深的地方。

萬華這場重病,所有人都看在眼裡。但有少數人,已經察覺有一波海嘯襲來——飢餓。他們第一時間馬上動起來。

穿梭西門町送街友物資的張獻忠(左圖)、幫萬華疫區打擊飢餓的老裡長方荷生(右圖)。

Advertisements

餵飽弱勢家庭的方荷生:募款到送出物資包,不到2週

5月15日,雙北升至3級警戒當天,當大部份人還不知所措,緊鄰萬華的臺北市中正區忠勤裡裡長方荷生,馬上有了動作。他在臉書發起募捐1千個物資包,短短3天,1700多筆小額捐款飛湧而至,匯聚成500多萬的善款,是原本目標的3倍不止。走進方荷生創辦的「臻佶祥食物銀行共用園區」,從家樂福購買的貨品一落落疊得比人還高,幾個志工趕著拆紙箱,把物資分裝到大塑膠袋裡。

打開物資包,有罐頭、泡麵、餅乾、肉鬆、保久乳、麥片沖泡包等即食品,還有洗衣精。萬華在地作家林立青形容,這總共4千份的物資包是「方裡長的元氣彈」。一包,就足以讓一個弱勢家庭撐過一週生活所需。

Advertisements

從募款啟動到物資確實送到弱勢家庭手上,方荷生只用了2週不到。泡麵和罐頭在疫情掃貨潮中奇貨可居。

家樂福公關經理林夢紹坦言,各分店都有泡麵貨架不能空的壓力,但方荷生的食物銀行,從2014年起就與家樂福合作,是「老夥伴」了。

「方裡長要做善事,我們要想辦法,」林夢紹說,家樂福內部高層親自出馬調貨,才把這批救命的泡麵硬擠出來。

一個萬華,低收入戶數跟花蓮縣一樣

「1500份要給北部家庭,」方荷生2013年在忠勤裡創辦南機場幸福食物銀行,一直是中正、萬華一帶重要的社福物資中心。「還有2500份要給全國。我們向家樂福下單購買,全國食物銀行都可以在家樂福分店領到物資,」物資募捐不能停,他還在算,這一批吃完了,還要接著募捐下一批。與忠勤裡咫尺之隔的萬華,是全台灣低收戶最多的行政區。

Advertisements

一個萬華,就幾乎等於全花蓮縣的低收戶總數,平均家戶可支配所得,是臺北市12個行政區倒數第一。

在臺北市弱勢人口比例最多的社區忠勤裡當了23年裡長,方荷生太清楚長時間的3級警戒代表什麼:經濟活動減緩,弱勢家庭首當其衝、收入頓減,飢餓會搶在病毒之前擊倒人的求生意志。方荷生的動作,比政府社福單位更快。

Advertisements

不只救裡民和萬華人,能救多少人,就救多少人。

接住流浪者的張獻忠:食物、口罩塞滿車,穿梭西門町

5月24日晚上10點,位於萬華雅江街裡的芒草心慈善協會據點,才正開始忙碌。芒草心慈善協會理事長張獻忠,把募來的一包包物資塞滿汽車後車廂,和協會夥伴一起穿上防護衣、頭套、護目鏡和鞋套,出發送物資給街友。這群全身包得只看得到一雙眼睛的志工及社工,黑夜中快速在人行道和騎樓間穿梭,一看到路邊睡倒的街友,馬上趨前把物資放在街友腿上,不多交談隨即離開。

物資包裡有罐頭、餅乾、麵包等即食品,以及飲用水和口罩。

「要吵醒他們,不然物資會被別人拿走,」芒草心夥伴看到醒著的街友,還得提醒他們,防疫期間在外露宿必須戴口罩。

Advertisements

不只要街友保護自己不被感染,他們更怕在全民防疫的恐懼之下,疾病的標籤不由分說先貼上無力反抗的最底層。

臺北市超過七成以上的街友,集中分佈在萬華和鄰近的中正區。從5月17日開始,芒草心和人生百味、救世軍及臺北市政府遊民專責小組分工合作,定期上街發送物資。

萬華一帶100多名街友,主要由芒草心負責。在萬華「準封城」期間,街友面臨嚴苛生存考驗。瞬間消失的人流,意味著街友在街頭能得到的食物或資源也變少,光是圖書館等公共取水點關閉,就讓街友可能連水都沒得喝。

當起各家NGO的「宅急便」

張獻忠白天便忙著載水,「水比較緊急,要馬上配送。只要有人提供,我們就去載。」從事在地街友關懷已經18年的張獻忠,和明末農民起義領袖同名,總是被街友們戲稱「丐幫幫主」。疫情爆發這幾天,他更像是萬華的宅急便。物流車不敢進萬華,張獻忠和他的小汽車就成了各家NGO的救命浮木。

Advertisements

支應政府最無暇顧及的一群人

社福人力將有好長一陣子捉襟見肘的當下,弱勢的無家者群體卻有可能因為疫情而愈來愈多。

過去在芒草心輔導關懷下已經可以自力生活的個案,很可能在這波疫情中,又回到流浪循環。這些人,是現在政府最無暇顧及、卻最快被疫情衝擊的弱勢族群。

「我們還在關心的個案已經有十幾個人工作中斷了,都是做洗碗工、以工代賑、舉牌臨時工或者賣《大誌》雜誌,」他說,芒草心會盡力募款,希望能即時補網。

但這只是一時救急。

張獻忠的長期目標,是讓街友有地方住,才能徹底終止流浪,「我們在推動一個計劃叫友善宿舍,協助有能力自立的街友共租,由社工管理。」

疫情下,有家的人可以閉門不出,漂泊的街友只能在外流離。

Advertisements

張獻忠還在奮力,夜夜送餐,希望接住墜落的萬華底層。

這些善舉,有時能挽救一個人的生命,有時幫一個人邁過很大坎坷,有時能解燃眉之急。雖然這些善舉有時可能算不上驚天動地,也許微不足道,但卻猶如冬天的火把,勝過「雪中送炭」。這些人的善舉,向社會傳遞著滿滿的正能量。

精神需要傳承,善舉需要傳遞。一個社會需要少數人做好事,更需要大多數人做好事,而且是主動做好事、經常做好事。因為善舉只有傳遞的人越多、時間越長,才越能體現價值,才能發揮更大作用,才能更好促進社會發展。贈人玫瑰手有餘香。做好事、行義舉,也許一個人的力量微不足道,但傳遞的精神力量卻可能會讓整個社會為之感動。讓善舉傳遞成常態,就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自覺加入到這個行列中來,多行義舉、多做善事。

Advertisements

Facebook 留言版